【故事】

寒假时,表弟东东从外地来过春节,住在小鸿家。小鸿和表弟在一起玩,有时很开心,有时也会起争执。一天下午妈妈听到外公大声地喊:“小鸿,怎么又抢东东玩具了,当哥哥的要让弟弟!”

“不让不让,是我的!”小鸿声音也不小。

妈妈赶紧从厨房里出来,走到小鸿面前蹲下身,看到他生气还带着点委屈。

“小鸿,外公说你又抢东东的玩具了。告诉我是怎么回事?”妈妈问。

小鸿别着嘴说:“是东东拿了我的小叉车,不肯还给我。为什么外公什么事要我让着弟弟!”

妈妈:“你刚才不是答应借小叉车给他玩吗?为什么又要拿回来?”

小鸿:“因为他已经玩了很长时间了”

妈妈:“你那样抢,你觉得东东会有什么感觉?”(帮孩子考虑其他孩子的感受)

 小鸿:“很生气,但我不在乎,因为小叉车是我的”。

妈妈:“你抢小车的时候,东东做了什么”(帮孩子思考行为的后果)

小鸿:“他推我!”

妈妈:“那你有什么感觉?”(帮孩子思考自己的感受)

小鸿:生气。

妈妈:还有什么感觉?

小鸿:“还有点委屈”

妈妈:你生气和委屈,东东也生气,而且他推了你。你能想一个你们俩都不生气的方式的拿回玩具吗?(头脑风暴,鼓励孩子产生更多的方法)

小鸿:“告诉你,让你帮我要回来”

妈妈:“这是一种方法,还有其他方法吗?”

小鸿:“我可以请他给我”

妈妈:“那样的话可能会发生什么呢”

小鸿:“他会说不”。

妈妈:“他可能会说不。那你还能想到什么别的办法拿回玩具呢?”

小鸿:“我可以让他玩我的红色小赛车”

妈妈:“很好,你已经想到了三种不同的方法。可以试试看。不过如果他不同意交换,你还有什么好主意可以一起玩吗?”(假如计划不顺利,还可以怎么做)

小鸿:“我的红色赛车跑一段就得换轮胎,也许可以和他一起玩玩叉车换轮胎的游戏”

妈妈:“为什么不试试呢?”

小鸿走过去对东东说“我的小赛车给你玩好吗,叉车换我玩。”

东东头转到一边:“不”。“那我来开赛车,在这跑道上赛车,跑几圈后你帮我换轮胎”,小鸿用手比划着赛道说。

东东眼睛有些发亮,答应了。他们玩了一会儿,更换了两次轮胎后,东东说:“老是我在这等着你来换轮胎,小鸿哥哥,让我来开赛车吧,你开叉车来帮我换轮胎行吗?” “行!”

【积极教养分析】

如何与同伴友好相处,如何通过沟通协商来处理同伴间的争端和冲突,是儿童成长过程中的重要课题。

进入青少年期后,同伴的影响甚至超过了父母,因此在儿童早期培养孩子的社会能力有着现实而迫切的需要。

当孩子遇到与同伴争执时,如果可以自己解决,不妨让他们自己去“练练兵”,探索在人际世界中该如何相处。

倘若发生了较大的冲突,孩子还不具备解决能力(如文中的例子),家长可以用下面几个步骤引导孩子学习掌握社会交往能力:

1. 得了解孩子间发生了什么

俗话说“清官难断家务事”,其实孩子的事也难断。哭的孩子不一定吃亏,抢东西的孩子也未必一开始就无理。传统中国社会多通过长幼有序来要求,“大的要让小的”。

但这可能让低龄孩子习惯“被特殊照顾”的优越感,也会让大的孩子感到“委屈”和“不公平”,进而产生怨恨。

文中外公正是用“让弟弟”来要求小鸿,如果妈妈没有了解事情原委就附和外公的批评,小鸿可能会加深对成人群体的怨恨,对东东也有更大的愤怒(“都是他弄出来的!”)。

也有些家长会用“折衷”的方式来处理,让孩子各退一步(“哥哥要让给弟弟,弟弟也该尊重哥哥”)来解决问题,甚至用”抽签”的方式来决定玩具归属(谁“抽中”的就可以玩),前者容易陷入道德说教,缺乏解决问题之道;后者操作性虽强,却对公平协商无益——有些小朋友因此学会了不管有没有理先抢再说,抢不到还有“抽中”的机会。

2. 帮助孩子体察别人的感受

在遇到孩子们“争抢”玩具的时候,家长们通常会制止孩子的行为或要求道歉,“不要和弟弟抢”“快和弟弟说对不起”,但很少借这个机会让孩子体察他人的感受。

运用成人的权威或许能暂时制止孩子们的行为,或强迫孩子“言不由衷”地道歉。但缺乏对他人内心感受的体察,无助于真正内在地提高儿童的亲社会行为。

建议家长在平时,比如晚餐时间,和孩子做些情绪词汇的练习,试着使用高兴、生气、沮丧、骄傲等词汇。

成人可以先开口示范,“每个人说一件今天发生的、让你高兴的事”,说“一件有趣的事”……(先营造轻松的气氛),再说“让你难过或沮丧的事”。

比如“爸爸今天开会时发现忘了带资料,感觉很沮丧,你呢?”这样家长可以了解到孩子的日常生活和“心理世界”的动态,另一方面也可以帮助孩子练习情绪表达,体察他人的感受。

3. 帮助孩子体察并表达自身的感受

文中妈妈让小鸿说出自己生气的情绪,并进一步询问“还有什么感觉?”“还有点委屈”,鼓励孩子多一些这样的表达,可以让孩子体察到多种情绪可以并存(“生气和委屈”)。

可以让孩子体察情绪的暂时性(文中小鸿后来和东东玩的不错,他会察觉生气是暂时的,会变化的),可以让孩子体察到对同一件事不同人感觉可能相同(文中“争抢玩具”时东东和小鸿都很生气)也可能不同。

如果孩子缺少情绪词汇,家长开始可以试着帮孩子表达。也可以借用图画书或动画片和孩子做些练习,鼓励他情感表达。

比如看《托马斯小火车》时,家长可以引导孩子:“摄影师给大家拍集体照时,旁边的小火车突然跑上来,挡住了托马斯的脸,如果你是托马斯,那时会什么感觉?”

4. 让孩子预估行为的后果

孩子往往追求短期利益(把车抢回来),对将来的事态演变预估不足。其实因为争抢而失去小伙伴,因为争抢而招致成人的批评,也并非孩子所乐见。

家长可以让孩子“预估”每种行为可能导致的后果(“东东推他”)以及他人的反应(“生气”),并进而询问是否有让“你们都不生气”的其它解决方法?

5. 头脑风暴,推动孩子思考更多的解决方案

方案越多样,解决的策略越有可能“最优化”。每个孩子有自己行为模式,比如攻击倾向强的孩子惯于用武力来解决问题,怯弱的孩子往往通过退缩来回避问题。

推动孩子们思考更多不同的策略可以打破固有的思维模式,找到更优的解决之道。

在这一阶段,父母要特别注意,无论孩子说出何种方案,都应暂时“接受下来”、不做过多评价,鼓励孩子产生更多的方案(如文中小鸿想出的第一个方法是“告诉妈妈,让妈妈帮我要回来”。

小鸿妈妈虽未必赞同也接受下来)。如果听到不合适的马上批评——“这怎么行?!”孩子方案一下就被否决就不愿意再想了;如果听到合适的方法表扬“这个想法很好”也并不妥当,因为孩子很可能就不愿意再想更多方案了。

万一到时家长所认为的“很好的方案”执行不顺利,孩子又会作何感想呢?合适的做法可以如文中小鸿妈妈那样——接受和鼓励,“嗯,这是一种方法,还有其他的方法吗?”

6. 仅仅想出方案还不足以保证顺利实施。孩子容易低估实施中遇到的困难,一旦事情和计划不同,他们容易受挫生气或沮丧放弃。

文中小鸿妈妈让孩子假设“如果他不同意交换,你还有什么好主意可以一起玩吗?”

多了“预案”,计划实施成功的可能性就增加了。思考计划和预案的过程有助于培养儿童的计划性、条理性和抗挫折能力。

通过自己思考、“有备而来”获得成功(文中小鸿“兵不血刃”地拿回了小叉车),这就能大大增强孩子面对同伴冲突时解决问题的自信。

儿童的情商与社会能力密不可分。在教养实践中,家长要记得“儿童才是是感受和思考解决同伴冲突的主体!” 

家长或老师若越俎代庖“帮”孩子解决了问题,孩子有了依赖性,他没有真切地体察他人和自己的感受,也没有自主地思考和计划,自然也无从真正提升孩子的社会能力。

来源:知乎
作者:刘建鸿
整理: Golden Source Education

更多培养孩子技能,在【我能行,领导营】中还有很多,领导营包括:发掘孩子领袖,发掘孩子领袖特质和发掘领袖思考模式四部曲(PDCA)。点击以下链接,让您了解更多。

订阅我们媒体

订阅以接收更新消息,优惠以及更多的亲子文章。

输入您的电子邮件,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服务条款和隐私政策。

订阅我们媒体

订阅以接收更新消息,优惠以及更多的亲子文章。

输入您的电子邮件,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服务条款和隐私政策。

Leave a Reply

×
×

Bask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