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是朋友的朋友,她的人生颇为励志。

K的前夫是香港一家医院的医生,收入丰厚。

35岁之前K是医生太太,在家相夫教子,生活也被很多人羡慕。

但在K35岁那年,她先生出轨了。

在前夫家人朋友的劝说下,前夫好不容易和那个“第三者”分了手,要回归家庭。

可是K不接受,坚持要离婚。

K的父母气坏了,说她脑筋不正常,警告他,一个从未工作过的女人,独自生活很辛苦,她怎么养活自己?

前夫的父母也来劝,并且暗示她,男人如果条件那么好,有点这些事情是正常的,他肯回归家庭已经不错了。

但是K坚决离了婚。

为这件事K差点和家里吵翻。

K的妈妈哭了一场又一场,K的爸爸看见她也不讲话,只是叹气。

K一直说自己是个运气很不错的人。

刚离婚时没有工作,朋友给介绍去了一家化妆品店做店员。

那时香港会说普通话的人还不多,而去香港去买化妆品的内地游客越来越多,K本来是内地人,小时候一起和父母去香港生活,懂粤语又懂普通话,应对内地游客也比较得心应手,加上她工作也卖力,很快就得到店长青睐。

几年之后,K渐渐熟悉了化妆品这个行业,和几个朋友在珠海和广州开了化妆品店,生意还都不错。

但是K并不觉得自己的故事属于励志类。她觉得自己能过上现在的生活,纯粹是因为一次自我觉醒。

02

K从小到大就是个乖乖女

她上面还有一个姐姐,父母在姐妹两个小的时候就去了香港生活。K的父亲是个医生,自己也出生于医生世家,一直希望有个儿子能一直从医。

可惜母亲只生了女儿,父母对此颇为失望。

但是姐姐头脑很聪明,读书时成绩特别好。

父亲渐渐地将希望寄托在姐姐身上,鼓励她努力学习将来念医科大。

而对于K父母最大的心愿,就是希望她以后能够嫁给一个医生。

所以从小到大,姐姐努力念书,K要帮忙做很多家务。

每个小孩子,都想得到父母的关注和赞美,K也是如此。

如果父母能够夸她一句,“二妹很懂事呢”,她就能开心一整天。

K的第一个恋爱对象就是自己的前夫。

前夫是父亲一个同行的儿子,在国外某个医学大学念完医学之后就会到香港工作。

两个人交往了八个月就结了婚。

婚后父亲就只对K说了一句话:你现在找到了一个医生,好好伺候他就行,给他生个孩子就一辈子衣食无忧了,我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。

母亲也不断的告诉她:做了人家太太,要懂得怎么让先生回到家开开心心,你把他伺候好了,让他离不开你,他才不会不要你。

K一一应承下来。

几年后不负众望,生下了儿子,所有人都很满意。

当知道前夫出轨的事情,K说一时没有太难过,后来想想她可能从来没有多爱前夫,也从来没觉得前夫多爱自己。

但大家对待前夫出轨这件事情,让K既震惊又伤心。

大家没有太责怪前夫出轨,反而觉得是K有什么地方没做好。

包括K自己的父母,父母对她很失望,目前甚至质问她,怎么连栓住老公的本事都没有。

K公婆也拐外抹角的指责她,说她每天“死气沉沉”。前夫在医院工作,天天要面对病人,已经够难过的了,回来她也没有一张笑脸,久而久之当然会没有耐心

老公出轨没有击垮她,但这些质疑彻底让K崩溃了,她患上了重度抑郁。

她只是希望大家都满意她,但她做了这么多,却什么都没做对。

她去做心理咨询,咨询师问她,你每次来都告诉我,别人怎么看你,别人怎么说你,别人希望你做什么,你自己有什么感觉呢?

她一下子愣住了,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

她每天都忙着去确认周围每一个人对她的感觉,确认周围每一个人是不是都满意她,她几乎没有时间去想想自己有什么感觉。

为了让周围每一个人都满意,她顺应每一个人对她的要求。

她自己的很多感受,被压抑在心里。

她甚至没有怎么想过,自己喜不喜欢丈夫,没有想过每天这样生活自己是否开心。

大家觉得她好,她就觉得自己还不错;现在大家都觉得她错了,她也觉得自己一无是处。

这样的认识导致了她人生的第一次“叛逆”。

就在大家都劝解前夫“回归家庭”之后,她坚决要离婚。

她爸妈说,你都35了,还折腾什么?和这个男人好好过下去不行吗?

K说,就是因为我已经35岁了,我才不想这样过了!我还有多少年能耗在这样的日子里呢?

03

K从小就是个听话的乖孩子。

乖孩子”长大的代价,就是扼杀自己真实的感觉,去活成别人想让她成为的样子。

K说,其实小时候,我也很喜欢读书。

可父母却告诉她,你不是读书的料,不要有“想读书”这种感觉,反正你又读不出来,不要浪费时间。

一个孩子,又有多少“智慧”去反驳父母的错误想法呢?

她更想得到父母的认可和关注,得到父母的称赞,所以K从来没有问过自己,这是我希望的吗?

而是很乖巧的听从父母的安排,长大,结婚,生子。

如果在孩童时候,一个人没有权利去体验和表达自己真实的感受,他们就会把这些真实的感受,从自己的意识中抹去。

努力去扮演别人给自己定下的角色,离真实的自己越来越远。

明明不喜欢,要装作喜欢;明明很害怕,要装作勇敢;明明很在意,要装作无所谓。

装,是因为自己没有表达真实感受的权利,觉得只有像别人期待的那样才能被喜欢。

从某个层面上来讲,K其实挺幸运的。

至少她在人生的某个时期醒悟:原来自己一直过着虚假的人生,而且醒悟过来的时候不算太晚,还有很多机会可以改变。

但有不少的“乖孩子”,长大后,只是变成了一个乖大人。

一直生活在别人给她定的人生框架中,装模作样的过了一辈子。

却从来不知道真实的自己,有什么样的感觉。

如果你不希望自己的孩子,成为一个找不到自我的人,那么你要学会接纳她的感受,尊重她的选择,这样孩子才能真实的活出她自己。

Leave a Reply